洋葱书城

热门小说
最新小说
相关章节
  1. 洋葱书城
  2. 女频
  3. 阴河摆渡人最新章节_阴河摆渡人全文阅读

阴河摆渡人最新章节_阴河摆渡人全文阅读

第十三章 保重

【阴河摆渡人】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微信公众号【灯芯小说】,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灯芯小说】,关注后回复:“阴河摆渡人”,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李先生你也是这一行的老前辈了,怎么就想到和一个小辈争这物件呢。”我爹开口道,语气里很是不屑。

“我老了,不像你,你年轻力壮的自然有法子守住你们爷俩啊。”李先生继续开口道,语气里的沧桑之感颇浓。

“华子的事邪的很,您一个老辈让让他也没关系的。”我爹坚持到。

“肖老八,你可别忘了,现在可不比前些年了,你要是真想守住这个家,你就别和我犟了。”李先生换换开口道,语气里满是不善。

“我自然是知道,我能对付那些东西,但我是真的对付不了人心啊。”我爹开口道,语气里的无奈之感更重。

“可是李先生你别忘了,我们都是吃这碗饭的,你要是将我惹急了,我拼了这条命也要护住华子周全。”我爹再次开口道,随后就将李先生请了出去。

三言两语我是一句都没听明白,只是知道李先生要我这手里的石头,但我爹就是不想给。

我爹自然是不会害我的,所以我对我爹的决定是无条件支持的,他让我留着我就绝对要留着。

“肖老八,你等着。”李先生的话语从屋外传来,一股冰冷之意也伴随着他的话从屋外渗进来。

再看向我爹,他的脸色很不好看,不停的抽着旱烟,嘴里咂吧着一副琢磨样子的表情。

“爹,没事吧?”我问道,这李先生最后的那句话很是不善,似乎是想那我爹开刀的样子。

“华子,你信你爹不?”我爹对我的问题充耳不闻,反问过来。

“信啊,怎么了?”我开口道,对我这个老爹我是无条件信任的。

“你带着这个盒子出村,永远别回来了。”

说着我爹就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只小小的玉盒,这玉盒上的锁很是复杂甚至我第一眼往上去还有些眼晕。

“这是你爹我跑船这么多年攒下来的积蓄,你也带上,在外面自己好好的活下去。”

我听着我爹这交代后事一样的说辞顿时就不乐意了,这是干什么啊?这老头心里又在打什么算盘啊!

“爹,你刚刚不是说让我尽管问吗?我可还没问清楚你怎么就赶我走啊?”我立刻就不乐意了起来。

从小就没娘的我最怕的就是我爹离开我,小时候我不懂总是跟在我爹身后,虽说长大了这种情绪少了一点,可一想到我爹让我永远别回来我也怕了。

“还有什么好问的,我肖华我给你三分钟,你再不走我就打断你的腿!”我爹一边给我收拾细软一边冲我喊道。

“肖老八,有本事你就打断我的腿,今天不把话说清楚我不走!”我也立刻眼红了起来,让我爹一个人留下说什么我都不乐意。

“你走不走?”我爹问道,语气中带着前所未有的严肃感。

“不走!”我回到,同样坚决。

“好,好,好,你不走是吧?你走不走!”我爹猛地从腰间抽出了那把贴身的匕首顶在自己的胸口处,这个举动让我顿时就懵了。

“肖老八你干什么!”我吼道,这老头今天的举动透着一股子的古怪,说不出的古怪!

“快走,华子你信我这一次,只要你走了我就能活,你不走我就死定了!”我爹急切的吼道,仿佛我就是他手里那把匕首,正在一点点刺进他的心里。

我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害死父亲的东西,一直以来我都以一种坚强的形象活着,没有娘的日子我学会了装的坚强。

可这一刻我的眼泪也忍不住流了下来,看着我爹那副严肃的表情我竟忘记了反抗,忘记了和他顶嘴。

这一刻我除了相信这个男人似乎没有别的办法了,今天的事让我再次体会到了自己的无力。

就好像从小到大的每一件事最后都要靠我爹出面摆平一样,以为自己长大一点就不会有这种事发生了。

可今天事情又一次发生,我任然只能躲在我爹身后,这种无力感我不知要持续多久,心中对未来的恐惧也更加多了起来。

这种恐惧和在黑船上时不一样,那时候只是单纯的因为气氛而觉得害怕,现在却是因为对未来的无知而觉得害怕。

我拿起我爹给我收拾好的背包,眼泪再次忍不住流了下来,我爹却不为所动,顶在胸口的匕首始终没有放下。

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最后跪在地上重重的给我爹磕了三个头。

“爹,你自己保重!”

离开家后,我得心中很是忐忑不安,这种不安只有我第一次外出上学时才有,那一天我爹开着船送我到对岸去,我独自一人做了八个小时得公交车才能到学校。

可如今再次出来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看我老爹那凝重得表情我就知道不对。

想到这我又想来我得爷爷,那个我自认为被旧社会思想所操控得老迷信,此时此刻我自嘲起来,短短几天的功夫我也从知识分子变成了封建迷信。

而这改变只是在身边得潜移默化中改变得,一路上我想了很多,很多很多得事。

最重要得一点就是今后我真的成了一个人又该怎么活,从小没娘得我自然担心得不是洗衣做饭做家务这些琐事,我最害怕得就是变成孤独得一个人。

“肖老八!你一定得活下去啊!”想到这我就甩了自己一个巴掌,我爹都让我信他了,我又何必在这里杞人忧天。

我虽不知道黄河河工是个什么行当,但从李先生和我爹得对话中我能听得出李先生对我爹也很忌惮,这就足够了。

反复揣摩起那三言两语我渐渐有了个初步得概念。

第一,李先生忌惮我爹。

第二,我爹怕得不是李先生本人。

第三,我爹和李先生都是知道那黑船存在得,而且这石头似乎就和黑船有着莫大得联系。

我按照我爹给我规划好得路线一路出村,今天村里静得有些可怕,照理说暑假不应该这么安静得,可就是一个人都没有出来,树下连乘凉得人都没有。

“人都哪里去了?”我不禁好奇起来,看不到人也就算了,用不着各家各户都关着门不出来吧,这得多热啊。

“哎,算了,和我也没关系!”我这么想着,可我越想越不对劲,按照这几天得事来推测,我总觉得有些怪异,这背后应该也有什么人在搞鬼。

走在乡间田埂上,我有着一种逃荒得感觉,小时候常听爷爷说他年轻时得故事,我这一家本来也不住在这里。

那时候我爹和我爷爷都是黄河沿岸得住户,也不知道怎么得,有一年发大水将那里得房子全都给淹了。

这其实不算什么,本来等这潮水退去还是能住人得,可在这潮水褪去后,村子里祭龙王的庙里忽然多出了五口青铜大棺材。

据我爷爷说,那五口棺材就好像被人特意摆好得,五口棺材都是整整齐齐得排列着,摆成了个五边形得样子。

村里有胆子大得人将那五口铜棺给抬到黄河边希望下次涨潮得时候可以将这些棺材带下去,这些抬棺材得人其中就有我爷爷。

没曾想那潮水没涨起来人却开始出问题了,那些抬过棺材得人都纷纷得了癔症,闹得特别厉害,一些人都说自己成了别人得奴才,要去帮老爷抬轿子。

之后就开始死人,每天死四个,一个不多一个也不少,而死的这些人纷纷都出现在铜棺旁,有好心人去帮忙收拾遗体第二天也莫名其妙得死在了棺材旁。

人是越死越多,而黄河沿岸当时也没有个人管事,都在打仗这种老百姓得事军队懒得管,路过得军阀纷纷都是避而远之。

我爷爷就是在那个时候逃出村子得一批人,后来的事无论我怎么问爷爷也都不愿意说了,虽然他不说,可我知道我奶奶就是因为这件事没得。

一想到逃荒,我也笑了,看来我老肖家真是不太平啊,我爷爷那一代逃过荒,到了我爹这一点又轮到我逃荒了。

可我最奇怪得还是我爹,今天他竟然破天荒得让他走陆路去对岸,这可是千年难得的事,若是换做平常他最乐意得就是开船送我去对岸。

就算再怎么急都不用让我自己走去对岸吧,光是走过去天都快黑了。

我不禁抱怨了起来,并不是我有多懒,只是再往前走就是乱坟岗了,要是放在平常还好,可这几天得经历让我越来越害怕这些死人扎堆得地方。

回忆起那天在黑船上得情况,一排排黑影都木讷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能说会动得只有我那小娘子和老幺的儿媳妇。

直到现在我都不愿意去承认那些东西就是老一辈口中常年得鬼,可是处在那个环境里我得思想总是在朝那个地方走,不让人联想去那些东西也不信。

人心中一旦相信了有鬼就会不由自主得开始对这些未知得东西忌惮起来,就好比前面得乱坟岗,我是真的不愿意从这里走过去。

可是去对岸的路只有两条,不从这里走我就只好游泳去对岸了,让我游过去显然有些天方夜谭了,就算我水性再好,可现在一想到水里得东西我就怕得不行。

看了看前方得乱坟岗,不从这里过我怕是要再绕一圈,在绕一圈得代价就是我要在外面露宿了。

可我一想到晚上出没得那些东西我就更害怕了,咽了烟口水,看了看已近黄昏得天空,好在天上还有太阳。

“娘的,这些东西白天出不来吧!”我故作镇定得鼓励起自己。

想到这我心里就好受了不少,挺了挺腰板我就向着前方走去,这乱坟岗其实我走过挺多会了,可不知为什么这一次走起来特别害怕。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中在作祟,刚一走进乱坟岗我就想起我爷爷以前和我说起得一大堆鬼故事,什么马家三娘、东坡肘子、绿毛孩子、抢小孩的东叔。

这些故事我只有小时候听起来觉得害怕,长大以后被老师们灌输了不少科学知识却也不害怕了。

但这几天折腾下来,我竟然发现自己对这些故事深信不疑,甚至连这些东西的样子都再一次浮现在我的脑海里,那些陈年往事又一次成为了我的梦魇。

唰,唰,猛然间我就感觉到我身后有动静!

【阴河摆渡人】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微信公众号【灯芯小说】,打开微信 → 扫一扫 → 【灯芯小说】公众号,关注后回复:“阴河摆渡人”,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微信扫一扫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